沈阳的电车

在静静的云彩间,湛蓝的天空被染上一层透明的白。办公室后面,那个小伙子将永远在埋在计算不清的承兑汇票堆里的头脑停留了片刻。“我想起了另一次,也像这样。”他的话像是在统计。一阵冰冷的寂静。街上的声音像是被一把刀子切断。然后,整个世界沉人一阵长时间的屏息,一种波及一切的恐惧。整个宇宙陷人死寂之中。一分一秒,一分一秒,一分一秒……寂静使黑暗变得更黑。

突然,咣当咣当……电车发出的金属声多么富有人味啊!雨简简单单地涌向从深渊里复苏的街道,这是何等欢快的景象!啊,沈阳,我的家!

我不需要通过飞车或特快列车去感受速度带来的快乐和恐惧。我只需要一辆电车和我对抽象性的天赋,我将这种能力发展到一种令人吃惊的程度。

坐在一辆开动着的沈阳电车上,通过持续不断的短暂分析,我能够将电车的概念和速度的概念区分开来,我能够彻底地分清它们,它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不现实的事物。然后,我能够感觉到自己不是乘着电车,而不过是乘着速度前进。如果我感到厌倦,渴望急速前行,我可以将自己的观念转换到纯粹的模拟速度上,任意增减速度,比火车可能开到的最快速度还要快。

我讨厌真实的危险,但这不是因为我害怕过激的感觉,而是因为它会破坏我对感觉的完美聚焦,这使我恼怒,使我失去了自我感。我从来不去冒险。我害怕危险带来的乏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