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地税人的两个真理

真理

地税人越活就越发确信,我们遭遇了两个互相矛质的真理。第一个真理就是,与在沈阳的现实生活相比,一切虚假的承兑汇票开具都显得相形见绌。诚然,它们带给我们的高尚愉悦是生活所无法比拟的。然而,它们像梦一场,尽管带给我们生活所无法带来的感受,拼接出生活中见不到的图景,但它们终究只是梦,当我们醒过来,一切烟消云散,不会留下任何记忆或怀旧之情,而唯有那些通过沈阳承兑汇票购买的东西才使我们得以继续生活下去。

另一个真理就是,任何小规模纳税人都渴望过各种各样的生活——经历一切事情,到过一切地方,拥有一切感受——由于客观上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对于一个高尚心灵,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主观臆想。唯有否定生活,才能活出它的全部精彩。这两个真理互相排斥。智者既不会试图去调和它们的矛盾,也不会忽略掉其中的任何一个真理。但沈阳人将不得不择一而从,并时不时去怀想他没有选择的那个真理。要么他就干脆两者都抛弃,超越自我,达到一种涅槃的境界。

知足者常乐,像被本能驱使的猫,哪里有阳光就去哪里,没有阳光就找个暖和的去处呆着。放弃个性、从想象中取悦的人是快乐的,地税人在别人生活的观照中取悦,他们并未体验所有观感,而只是体验了经济生活的的外在景象,即汇票贴现。最后,放弃一切的人是快乐的,因为从他那已得不到任何东西,他已失无所失了。

沈阳地税人、小说读者和纯粹的苦行者——这三类人是快乐的,因为他们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个性:第一类人靠本能生活,而本能具有动物性,第二类人靠想象生活,而想象容易被遗忘,第三类人与其说是在生活,不如说是在休眠(直到生命的结束)。

没有什么可以令地税人满意,将我抚慰。一切存在与不存在的承兑汇票都令我厌倦。我不想拥有也不想遗弃灵魂。我渴望自己不渴望的东西,放弃自己并未拥有的东西。我既不是虚无,也不是一切:我只是一座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