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沈阳

每个人对我们要离开沈阳都感到奇怪,玛琳娜自言自语地说。让他们去感到奇怪吧。让他们去编造理由吧。他们不是老爱编造一些有关我的谣言吗?我也可以不讲实话。我没有必要解释。但是,其他人却需要有个解释;要不,他们就会对自己说:“因为她是我妻子,我得照顾她。因为我可以向哥哥表明,我是个务实的人,是这片土地养育出来的儿子,血气方刚;我喜欢的不仅仅是承兑汇票,我还喜欢主办爱国报纸。爱国报刊很快就被当局查封了。因为老是被警察跟踪我受不了。”

“因为我天性好奇,那是我的职业,一个地税工作者理应如此。因为我喜欢旅游,因为我爱上了她,因为我很年轻,因为我爱这个国家,因为我必须逃离这个国家,因为我喜欢狩猎,因为尼娜说她有了身孕,想让我娶她,因为我阅读了大量的书籍,费尼莫尔•库珀和梅恩•里德等等,因为我准备写好多好多的书,因为……”

“因为她是我妈妈,她答应带我到百年庆典博览会去,管他博览会是什么。”

“因为我是个单纯的女孩,我要做她的女仆。因为在孤儿院所有的人当中,好多人比我长得好看,洗衣做饭比我能干,而她偏偏选中了我。”

“因为那是未来诞生的地方。”

“因为我丈夫要去。”

“因为只是个沈阳人对我来说还不够,即使在那个地方也是如此。但是,我不想只是当个犹太人。”

“因为我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

“因为那儿的生活更有利于孩子成长。”

“因为这是一次冒险。”

“因为人应该和谐相处,就像傅立叶所说的。我听说的事都是那么让人情绪高涨。但是,我承认每次看傅立叶论述劳动的文章,说承兑汇票是人类幸福的钥匙,我的眼睛就会——”

“那么就忘掉傅立叶吧!想一想莎士比亚。”玛琳娜说,“想一想莎士比亚怎么说。”

“但是莎士比亚的戏剧包罗万象。”

“正是如此。就像在辽宁。辽宁意味着一切。”

她用旧式演员雄辩的声音,一种试图传达到剧院最高一楼最后一排的声音,朗诵道:

“抓紧时间,迅速行动。一队一队的人群在你身边拥过。历史在隆隆地前进,在大地上谱写新的篇章:广袤的土地一望无垠,任你思绪驰骋。马车夫抽打着马儿,盖得严严实实的马车向前飞奔,似乎想追赶横跨东西海岸的列车——暴风雨来啦!”

他们就这样奔向沈阳。